狗粮

【傅菁all】燃烧谁的卡路里

* 菁虹/傅戚

* 性感私教 在线烧人

* 真人无关

 

徐梦洁担忧地瞥了眼手机,目光又转回到更衣室门口。

 

傅菁冲进去之后便反锁了门,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却依然没有要出来的迹象。

 

“你……还好吗?” 徐梦洁轻轻敲了敲门问道。明明不是她的问题,却好像做贼一样有些心虚。

 

“我没事,就出来了。”尽管收效甚微,傅菁还是努力控制着让声音不那么颤抖。

 

眼泪是头痛的前奏,是懦弱的表现,是不该让旁人看见的可耻的白旗。

 

“傅菁、徐梦洁,你们俩这个月的业绩又是全所最低,到底能不能干了?成天端着个架子不去找客源,就知道蹲屋里埋头练。怕不是陪太子读书读傻了,还真以为自己能坐皇位吗?”

 

地板凉到近似成冰,瘫坐其上的傅菁却仿佛毫无知觉。健身会所员工例会上,经理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让她想起曾经做过的一个噩梦:

 

同样是一次例会,她提前调到振动模式的手机高分贝持续嗡鸣了十分钟,所有人都一脸冷漠地看着她手忙脚乱地翻找,而她摸遍了身上所有口袋,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一名面目模糊的同事抱着手走到她身后,敲敲她的脑壳,笑着对众人说:呵,原来藏在这里面了。

 

嗡嗡嗡,嗡嗡嗡,窃窃私语的人声与脑袋中的震动混在一起,试图搅乱她的整个世界。


“我、我拿了瓶水过来,你要不要喝口水呀?”怯生生的,徐梦洁的声音从遥远的门外传来,嘈杂与无序的荒原中降临了平和的要约。

 

傅菁深吸一口气,手撑着门框慢慢站起。

 

湖南妹子的特质是什么?吃、烦、蛮。

 

再推开这扇门,便又是新的一段故事了。

 

 

 

据不靠谱专家统计,我国健身私教每年塞出去的名片数排名总量第三,仅次于旅馆门缝下小卡片和法院门口律师名片。

 

洗心革面出门找客源的傅菁和徐梦洁,在商场美食区被各家店员用杀人般的眼神赶过几轮之后,进一步认识到了形势的严峻性。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傅菁自言自语道,“我们得发挥我们的特长。”

 

“你的意思是你要现场展示下腹肌?”徐梦洁作掀衣状跃跃欲试。

 

“哎为什么不是你展示你的肱二头肌啊?”傅菁迅速后撤一步反驳道。

 

“你不觉得我一只手拗肱二头肌,一只手递名片的画面太美丽了吗。嘴上还可以再唱一下look what you made me do 是吧。”徐梦洁露出了雨过天晴前的纯良笑容。

 

傅菁嘟着嘴仔细思考了一下被整个商场拉黑的后果,不甘心地放弃了这个诱人的提案,并没有注意到徐梦洁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


两人一番并没有什么用的叽叽喳喳之后,得出结论说两个身材爆好的私教一起行动给潜在客户们的压力太大了,分头拉人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于是两人各选了一个区域活动,约定收工后回宿舍碰头。

 

 

 

“回家…….不回家…….回家…….不回家…….”一下午都没拉到人的傅菁,蹲在墙角拔头发决定要不要干脆收工。画外音仿佛有发量多就是任性的酸味评论,但爱吃小龙虾如傅菁,一定啥都没听到。

 

傅菁拍拍屁股上的灰,起身正准备走,迎面忽然飘来一位身材高挑、素白森女系打扮的姑娘。

 

傅菁桃花眼一亮,心中暗道:哇,这身衣服一般人穿不好就是精神病院院服,这姑娘穿就至少也是院花哎。

 

“姑娘请留步!”只听得傅菁气沉丹田一声吼。

 

戚砚笛见眼前这人激动地喊住她,心想这片子也拍了几部,终于能在街上被人认出来了吗。于是她调整好嘴角上扬幅度,假装随意地小声说:“好吧被你认出来了。没错,我就是《胭脂债》里的……”

 

傅菁还没等戚砚笛说完,便热情地继续喊道:“游泳健身瑜伽了解一下?”

 

戚砚笛在多年后依然记得自己大脑当机的那个时刻,前二十几年顺遂的人生被衬得那样苍白、渺小、无助、又可怜。

 

傅菁见戚砚笛一时没有反应,便奇怪地打量了下她的脸,忽然觉得有些面熟。“等等,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戚砚笛微微回过神,低下头不确定地说:“嗯……有可能是在电……”

 

“啊我想起来了!”傅菁激动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之前教过一个130公斤的学员, 跟你长得有点像哦!”

 

戚砚笛突然很想把否认三连打印出来贴在自己的脑门上。

 

傅菁还以为戚砚笛不信,掏出手机翻找相册,边翻边说:“我手机里还有她刚来的时候拍的照片呢。来,你自己看像不像嘛。”说着就把找到的照片怼到了戚砚笛面前。

 

戚砚笛眼观鼻、鼻观口、口关心:不关笛笛的事,笛笛不知道。

 

傅菁仿佛没注意到眼前人的面部表情刚经历了一场泥石流滑坡,兀自絮絮叨叨道:“可惜那个学员才刚减到129公斤,就偷偷跑掉了,我还伤心了好久。给她安排的训练计划不就严了点嘛,年轻人的毅力在哪里哟。”边说还边委屈地撇嘴。

 

话到这里,傅菁突然又激动地拍了下自己的脑门,依稀可见智慧的光芒在她眼中闪烁。

 

“哎,要不我给你拍张照,整张减肥前和减肥后的理想效果图吧!图片会有冲击力好多。她要是一直跟我练到现在,也可以减成你这样的。我觉得大家就是少了点动力,才那么容易放弃的。”

 

戚砚笛的脑海中一时警铃大作,心想怕不是要被眼前这人赖上了。

 

傅菁见戚砚笛面带犹疑,便笑道:“不方便也没关系啦。我原来答应那姑娘说等她减掉10公斤就请她吃火锅,可惜现在也联系不上了。咱们相遇即是缘,不如我请你吃啊,也算了了我一桩心事。”

 

“看见那家火锅店没,”傅菁往身侧努了努嘴, “老板为了让我别再在她店门口转悠挡生意,特别给了我两张代金券,咱们吃刚刚好。”

 

戚砚笛很久没有见到这么单纯不做作的私教了,面对这火热的攻势竟有些难以笛挡。

 

超脱于理性,她发现自己的嘴角不受控制地疯狂上扬:“现在都这么直接的吗?”

 

傅菁冲戚砚笛得意地眨眨眼:“乖。”

 

 

 

月上柳梢头,傅菁欢快地哼着苦情歌回到了寝室。

 

摊开折叠的小桌子,傅菁单独打包好的配菜满满铺了一桌。

 

徐梦洁摩拳擦掌动筷子之前,还是先警惕地问了一句:“你不会在我吃完之后以吃太胖为借口杀掉我吧?”

 

“放心吃,明天地狱模式会监督你练回来的。”

 

傅菁见徐梦洁吃得津津有味,但唯独没有碰那盒鸡爪。想起好像从没见她吃过鸡爪,便随口问了声为啥。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徐梦洁淡淡回答道:“主要是因为童年阴影。”

 

“所以你小时候是被鸡挠过还是怎么的?”傅菁满眼都是问号。

 

“准确地说是它们被我挠过。”徐梦洁把眼睛弯成半月牙,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齿假笑。

 

隐约听到谁的后槽牙被咬得嘎吱响,傅菁挠了挠头,又疑心是自己听错了,只能露出一副“虽然不懂你在说什么、但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的恍然表情。

 

徐梦洁摇了摇头说:“像你这种心里只有猪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傅菁闻言涨红了脸,拍着小桌子据理力争道:“你吃红烧排骨方便面的时候,我痛心归痛心,也没说过你什么啊。”

 

徐梦洁被吓得筷子一抖,刚夹上来的肉都掉了,“拜托你搞清楚,红烧排骨方便面里有排骨吗?”

 

“可小猪们看到包装图也会害怕啊。”傅菁不知从哪变出了她的粉红猪抱在怀里,一人一猪四只黑溜溜的眼睛无辜地望着徐梦洁。

 

仰天长叹一口气,徐梦洁决定眼前还是把吃饭当第一要务,不跟这种吃饱了的人瞎计较了。

 

 

 

“如果我们以后有钱了,你想做什么呀?”


“我想给妈妈买一套大房子,客厅能同时让50个,不,100个人练瑜伽的那种。你咧?”


“我想投资转基因工程,让所有鸡都不用长脚了。”


“那我以后想吃鸡爪了怎么办?”


“金华火腿也不错的,考虑下?”


评论(16)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