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粮

【傅宣】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 真人无关

* "What can I hold you with?" (1934)by Jorge Luis Borges 译文参考王永年

 

我向你献上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我向你献上一个久久地凝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I offer you lean streets, desperate sunsets, the moon of the jagged suburbs.
I offer you the bitterness of a man who has looked long and long at the lonely moon.

 

深夜,漆黑的地下车库,一个人的混乱与仓皇。

你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笨重地跳动,与右眼球后失控的神经一起,一下一下,用力捶打着濒临崩溃的意识。残存的一点理智告诉你不要去想,眼前的黑色幕布上,却自动勾画出了觥筹交错与言笑晏晏。在这栋大厦的顶楼,11个年轻的姑娘们一起,正尽情享受着一幕戏的完满落幕,并憧憬着另一幕戏的崭新开始。 

而你只想逃。

汽车从大厦后门平缓驶出,顺畅得像被引力轻易捕获的烟灰。你知道所有粉丝应该都聚集在了大厦正门,高举手幅,大声呐喊着心中偶像的名字。那由无数灯牌点亮的,灿烂的星海中,你曾窥见过自己的名字。 

或许还曾在她的名字旁。

你忽然记不清了。 

郊区的夜晚总是冷清。你曾在许多个凌晨走过这条路,尽责地关掉身后那座大厦里最后一盏灯,又于三四个小时后将第一盏灯开启。那时你总是低头行色匆匆,全凭双脚机械地将自己带回宿舍。

斜靠着车窗,眨了眨眼睛,三个月来你一次注意到了月亮。

“意涵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哎。我们俩回来的路上,天上明明啥都没有,她却突然跟我说今晚的月色好美。”超越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带着懵懂无辜的神态。

呵,这个傻小子。你嘴角浮上了笑意,下意识地扭过头,想跟她对视一眼。

可邻座除了空气,什么都没有。

  

我向你献上我写的书中所能包含的一切悟力、我生活中所能有的任何刚毅或幽默。 

我向你献上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我向你献上我设法保全的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以梦想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I offer you whatever insight my books may hold. whatever manliness or humour my life. 

I offer you the loyalty of a man who has never been loyal. 

I offer you that kernel of myself that I have saved somehow - the central heart that deals not in words, traffics not with dreams and is untouched by time, by joy, by adversities. 


你早早见过了生活的许多面,由来往穿梭其中的过客所打磨,粗粝且不光鲜。你知道所谓成功或许总有捷径,而捷径总有相对应的代价。因此你常抱着谨慎的态度,用冷漠的假象竖起一道墙,隔着墙审视别人,也审视自己。你不停试炼着自己是否足够强大,想在机会来临时,能堂堂正正地抓紧。

少年人的坚持总是容易被世俗敲打,仿佛这样便能给世俗增几分颜色。旁人吝于夸奖,你也不能说没有过动摇。于是你偷偷在心里搭了一个小角落,藏好了自己的那一点小骄傲。

你本来打算就这样装作若无其事,谁也不分享的。

直到你遇见了她。

她像是握着什么魔法棒,随意一挥手,便能拂下你脸上淡漠的面具。原来,你可以做个幼稚鬼。这让你想用头拱拱她的肩膀,摇摇臆想中的尾巴,湿漉漉的眼神透露出倾慕与欢喜。如果甜美可爱能逗她开心,那你也不介意让她多笑一笑。

可你也想在她面前逞强,挺胸抬头,撑一个瘦弱的肩膀给她靠。想在她失落的时候告诉她没关系。想在她迷茫的时候,把你对这个世界的理解掰碎了讲给她听。

你想告诉她,不能把门锁起来,把钥匙丢掉。

某个时刻,你悄悄引她到那个小角落,装作不经意地把藏好的骄傲推到她手边。“喏,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送你好了。”

你曾暗自发誓,一定要陪她走很远很远。


我向你献上偶遇一朵黄玫瑰的记忆,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 

我向你献上对于你自己的解释,关于你自己的理论,你自己的真实而惊人的消息。 

我可以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和失败来打动你。

I offer you the memory of a yellow rose seen at sunset, years before you were born. 

I offer you explanations of yourself, theories about yourself, authentic and surprising news of yourself. 

I can give you my loneliness, my darkness, the hunger of my heart; I am trying to bribe you with uncertainty, with danger, with defeat.


你记得弟弟刚出生时的样子,皱巴巴的,像从异世界的罅隙中掉落的一只小怪物。产房里阳光斜斜铺洒,父母的发梢眉眼都染上了金色的光辉。你聆听着他们的喜悦,恍惚间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

你从前来探望道喜的人群中挤出,推开消防通道的大门,抱膝坐在台阶上发呆,一坐就是好久。 

身边不时有人经过,大多行色匆匆,未见停留。只有一位像是刚下早班的小护士,走过了你的身边,又犹豫着折返,蹲下来,递给你一根黄色包装的棒棒糖。小护士离开后,你尝了尝糖,是香橙味的。

从那天起,你平静地接受了无人对你抱有期待的事实。也许这是另一种层面的自由,也是你自己给自己套上的枷锁。

你把不甘和寂寞都抛在了身后的黑暗中,以为这样便可以不露痕迹,却没意识到它们像被标记的元素一样闪着光,在显微镜下清晰可见。

直到你变成了操作显微镜的人。

你不受控制地被她吸引,想研究关于她的每一个细节。表演时的神采飞扬,练习时的刻苦专注,休息时的疲惫倦容,和玩乐时的天真稚气。或许还有其它,而你迫不及待地想发现。

终于,你可以自豪地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你是研究她的资深学者。

你吐槽她的宿舍,揭露她的疲惫,夸奖她的素颜。她若作势阻拦,你就用调侃的语气来招架。

没说出口的话是,如果可以,你想把那根香橙味的棒棒糖递给她。


可惜,现在你没有机会了。

你怎么忍心再去面对她呢。你的眼泪让你头痛,而她的眼泪让你心痛。

 


终归是你错了,是你把一场大雨后,路面反射的星光当真了。

 


评论(8)

热度(55)